忘记密码

了解希腊历史,斯巴达是怎样被伟人玩残的?

2017-07-01 22:13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在希腊多如牛毛的城邦国家中,斯巴达与雅典并立,是最大的城邦之一。这个国家走上了与雅典民主制截然不同的道路,与其政治家和立法者莱克格斯的顶层设计密切关联,甚至可以说这种设计对斯巴达社会的结构和运行、结局起了决定性影响。 莱克格斯出身王族。其国王兄长死于内斗之后...

在希腊多如牛毛的城邦国家中,斯巴达与雅典并立,是最大的城邦之一。这个国家走上了与雅典民主制截然不同的道路,与其政治家和立法者莱克格斯的顶层设计密切关联,甚至可以说这种设计对斯巴达社会的结构和运行、结局起了决定性影响。

莱克格斯出身王族。其国王兄长死于内斗之后,按照当时的规定他可以继承王位,而且已经开始行使王权。然而其嫂即王后已有身孕,他只能位居代理人地位等王子出生长大成人还政。王后暗中递话过来:我愿意打掉胎儿咱俩结为夫妻,你顺理成章可以当王,斯巴达就是我们的天下。

莱克格斯左思右想,如果自己同意,搞死腹中胎儿乃轻而易举之事。况且宫廷深似海,如果拒绝就是杵逆王后,没准外戚和嫂嫂的身边人放不过他。自己孩子都下得了毒手的女人,啥事干不出来?于是他假装欢欣鼓舞王后的看重,并很恩爱地说,流产是多么伤身子的事,我哪里舍得?要是你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怎么活?没有了你,江山有什么意思?放心吧,这么点小事根本不用你操心,等你生了我保证把孩儿搞死,一点不留痕迹,然后咱们如愿以偿。女人信了,莱克格斯命令心腹严密监视产妇,命令他们说如果生了女孩就还给嫂子;生了男孩就抱回来给他。

生出的还真是男孩。

亲信将婴儿被抱到餐桌前交给莱克格斯后,莱克格斯直接将娃儿放到重要大臣在座的国王的专用餐位上说,大家都看好了,这就是刚刚诞生的新国王,如果谁有不服,就是国家的公敌。就这样,莱克格斯在老国王去世新国王尚未出世的八个月里代理国王之位,保证了国家和王室的平稳运转后释手王位。这种不从孤儿寡母那里夺权的美德取得了全国上下的一致赞同。然而,美德得到下层的赞扬,就意味着他对上层威胁的增加。尤其外戚和王后,担忧他没准那一天就会被拥上王位,让自家人靠边。娃他舅还明确指出小外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莱克格斯就是凶手之类。总之,国内他是呆不下去了,除了人身危险,还有道德污水,于是选择了云游。除掉了心患,小王子母子和娘家把控着国家,过着自己安稳但民众时而有些抱怨的日常生活。

莱克格斯在海外游学时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人物,和达官贵人、学者、政客进行了广泛往来,学习各处的统治政策和法规。比如在埃及,他对兵民身份分开的做法就有很大兴趣。他还经常写诗,劝人以德报怨,服从和谐与善,做一个有利于社会和公众的人,等等。久而久之,他成了地中海区的名人和好人。斯巴达的父老乡亲认为这样的人才一定是明君,通过各种途径欢迎他回去主持朝政:“还能有谁不说他善良呢?他就是对坏蛋也一视同仁。”水到渠成,经过跟国内上层的联络,他对斯巴达30名重要人物下达了政变命令,搞平反动力量,登上了国王宝座。

莱克格斯登极后立即开始了打破旧世界建设新国家的彻底活动。

建立元老院为傀儡中央机构:

莱克格斯搞出来一道神谶,标明神让他修建成两个神庙后就可以进行国家权力机构设置。他把人民分为部族,再将部族分为家庭,设置由他的30位亲信组成的元老院。民众只能就国王和元老院的意见进行表决,不能提出任何意见。后来给他们了一点点权力,可以就已经决定的事发表一点观点,比如旗帜的颜色再浓一点好还是再淡一点好;图案大一点还是小一点。

彻底平均主义:

莱克格斯认为,因为财富不均,导致了富人的优越感,也由此产生了猜忌、傲慢、奢侈和罪恶。为了解决这种民不患贫而患不均的问题,莱克格斯实行土地财产重新分配的共产主义。所有人被聚集在公共食堂里,吃同样的食物。有人想在家里进食后再去食堂也被禁止,因为这样就有了特权。就这样,人人变成了一样的,谁也不能靠财富出人头地,只有为国家建功立业才是唯一成就功名的途径。

鄙视奢华和阻止财富积累:

莱克格斯认为,装饰的场地对于开会毫无裨益,只会带来妨碍。比如绘画、雕像、精细格子的房顶,都会转移与会人员讨论实际事务的注意力,因此开会就聚集在露天广场。他进一步宣布一切无用的或多余的工艺为非法,这种多余性很快就被延展到社会的各个角落。对于什么样的房子配什么样的床单被子都做了规定。斯巴达的普遍性简陋以至于到了这样的程度:某次一个斯巴达人到别处做客,看见房顶的雕刻和绘画,认为这是一种长出来就这样的树。

废除市场:

斯巴达还用废除市场的办法将公众逼迫到集体生活中。莱克格斯宣布金银不得用于交易,只有质量极差且极为笨重币值极低的铁币可以流通。私藏金银的贵族手里的财富无法消费,买工艺品的、开妓院的、搞杂耍的纷纷离开斯巴达。在这种清洁之下,斯巴达社会夜不闭户但也无可偷盗。

共妻制度:

斯巴达实行共妻制度,女人的功能是为国家生产后备战士,因而只有有能力为国家打仗的男子才有优先婚配权,失去了这种能力或自认为没有精力为国家生出健壮人口的男子自愿将妻子送给健壮男子,并以此为荣。

造神:

由于莱克格斯对富人的打击遭遇了一名年轻人的袭击,伤了眼睛。危难之际他没有逃跑,而是缓缓回头让别人看他确实受了伤。他没有严惩这名青年,而是把他安排到自己府上进行各种美德教育并身体力行。这位青年以后成了他的形象宣传人,因为任何人都更相信来自他身边的人所提供的信息。在只有几千公民的斯巴达,领袖莱克格斯的光辉形象由此很快得到进一步提升。

道德治国:

莱克格斯是斯巴达的立法者,但他坚决反对将法律成文,认为靠领导者个人的智慧和品德的完美随时调整法律,才能保证国家按正确的方针发展。领袖人物不仅可以准确处理现实问题,还能预知未来、确立与时俱进的新法律。良好的纪律训练和道德远较法律重要,人治德治才是正确选择。

时隔几千年,用现今的观点评价莱克格斯和斯巴达本身的优劣没有什么意义,但有一点颇值得关注并需要引以为戒,那就是20世纪以来全球的专制者或者直接崇尚斯巴达,比如希特勒,或者在政策与做法上高度相像,比如平均主义、人治、保守和闭塞、造神,等等。斯巴达虽然以全民皆兵和拼命三郎的力道灭了柔软浪漫的雅典,但古希腊留给人类的民主制度、艺术和思想均来自后者,几乎与斯巴达无缘。雅典留给后人的是民主制度和文明,斯巴达的遗产是专制和野蛮。同为希腊城邦,二者天壤之别,固然有地理等因素,但斯巴达主要由其伟人莱克格斯一手玩残。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