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密码

欧洲政坛年轻化 “帅哥”政客就是好?

2017-06-27 19:49 作者: 来源: 本站 浏览: 我要评论 字号:

摘要: “主宰法国数十年的党派体系坍塌之刻,法国政坛也经历着深层次的新陈代谢!”西班牙《国家报》这样评论刚结束不久的法国议会选举。39岁的新总统马克龙和新生代议员能在民众的新期盼中早日给法国带来新气象吗?最近几年,欧洲涌现出一批年轻领导人,有的国家还选出过“史上”最...

“主宰法国数十年的党派体系坍塌之刻,法国政坛也经历着深层次的新陈代谢!”西班牙《国家报》这样评论刚结束不久的法国议会选举。39岁的新总统马克龙和新生代议员能在民众的新期盼中早日给法国带来新气象吗?最近几年,欧洲涌现出一批年轻领导人,有的国家还选出过“史上”最年轻的首相、总统和总理。有人粗略统计,现任捷克、希腊、马耳他、冰岛、爱沙尼亚、爱尔兰等国总理都是一水儿的“70后”。危机之下,新兴政党和“帅哥们”能力挽狂澜吗?传统政党和老一辈政客还能东山再起吗?答案或许只能是走着瞧。

只有年轻政要最懂年轻人的“痛”?

39岁的马克龙当选总统,成为法国历史上除拿破仑外最年轻的国家元首。同时,他起用的顾问、助手普遍年轻,平均年龄仅43岁。自1959年1月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开始以来,历届总统的平均年龄为58岁,而密特朗、希拉克卸任总统时都是70多岁的老人。法国政治研究者、资深媒体人波蒂埃曾分析说:让成熟和富有社会经验的人来执掌国家有一定道理,但却忽视了老年人缺乏动力、冲劲和想象力的特点,而这恰恰是危机重重的法国所急需的。

现在,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还拥有了最年轻的国民议会。2012年法国国民议会议员平均年龄54岁,今年新降至48岁8个月。在法国577个选区中,有424位议员首次当选,345位谋求连任的议员中只有140人成功。在这些法国政坛新鲜力量中,极左翼“不屈的法兰西”党全部为新人,平均年龄43岁4个月,执政党“共和国前进”运动91%是新面孔,平均年龄45岁半。

法国新国民议会最年轻的议员是极右“国民阵线”议员帕乔,今年23岁,从难民问题最突出的加莱海峡省当选。帕乔的政治主张是反对接收移民,口号是“我的市镇没有移民”。在当地获得民意支持的帕乔在接受法国BFM电视台采访时表示,虽然自己很年轻,但有信心推动国家事务的发展,并坚持反移民的立场。“共和国前进”运动的女议员蒂法妮·德诺瓦24岁,这个环境保护者成为第二年轻的国民议会议员。蒂法妮告诉《巴黎人报》:“我当选是因为人们相信马克龙、相信改革才能救法国。马克龙是非常能干的年轻人。我相信我们能让法国发生变革,向好的方向发展。”

大量年轻人担当议员利弊如何是最近法国媒体与公众关注的话题。50岁左右的帕斯卡尔是巴黎一所高中的历史教师,他投了“共和国前进”运动的票,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议会与政界年轻化大有好处:首先年轻人理解年轻人,而现在法国年轻人是危机感最重、生活质量最低、要求最多、失业率最高的阶层。因此,多一点年轻人当议员,有利于通过帮助年轻人的法律。其次,年轻人有勇气、魄力与决心去做成一番事业,能提高政界效率。帕斯卡尔说:“看看马克龙就知道了,他毅然辞去部长职务、组建政党从头开始,一步步竞选直到获胜。法国处于危机之中,需要这样的年轻人进行改革、迎接挑战。”

年过五旬的高级经理人马勒法持不同观点,他告诉记者,搞政治更需要人生智慧,年龄大些、经验丰富些对国家治理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当政者要完整地看社会各个方面,不能过于偏激和只看表面现象。

法国《解放报》等媒体认为,大部分法国人认同政界年轻化趋势,并为有马克龙这样的年轻总统感到自豪。从法国到整个欧洲,政界年轻化的大趋势反映出,危机之下人们期盼真正的改革,支持一系列新政党的出现,但这些新人是否能带来新气象还需拭目以待。

“本能一票”是因没有更好选择?

处在南欧一隅的希腊2012年前后开始打破传统政坛格局,不少之前闻所未闻的政党纷纷竖起大旗,加入争夺议会席位的行列。2015年初,希腊更是出现该国150年来最年轻的总理——当时年仅40岁的齐普拉斯。两年半过去了,希腊经济略有好转,但预期今年经济增长也只有可怜的1.8%。为令国际债权人满意,希腊今年5月再度出台财政紧缩措施,包括从2019年开始削减养老金、工资和社会福利,因此又引发希腊各行业的频繁罢工。难道说,希腊政坛的新陈代谢并不如人所愿?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希腊曾由中右翼新民主党与中左翼泛希社运党两大主流政党轮番执政。金融危机之后,希腊财政赤字严重超标,被国际信用评级机构贬为“垃圾级”,减薪、增税、失业等问题让民众把怒火发泄到推行紧缩政策的执政党身上,并对那些频频在公众场合指点江山却又无力扭转局面的政坛老面孔日益厌恶。年轻的齐普拉斯以“反紧缩”“跟债权人叫板”的竞选纲领以及他的“革命者”形象赢得期待“翻盘”的希腊民心。从事教育行业的尤戈斯曾是泛希社运党的忠实支持者,但在2015年1月的大选中他投了齐普拉斯的票。对这个决定,尤戈斯形容那是“出于本能的一票”,他告诉《环球时报》记者:“泛希社运党和新民主党多年来的无所作为让人非常失望,两大党不思进取,职业政客只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以及把关系户安插进政府部门,是他们把自己毁掉的。”但尤戈斯也承认,齐普拉斯缺乏从政经验,支持他当国家领导人是一次无奈的冒险,“因为我们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

齐普拉斯带领着他的政党“激进左翼联盟”成功地登上权力顶峰,颠覆希腊两党轮流执政的体制,但这位曾被很多希腊人视为“国家拯救者”的年轻总理,激情、任性、甚至不按常理出牌,这种“门外汉式”的行事方式也让欧盟多国领导人“恨”得牙痒痒。两年半来,希腊经历了与债权人“马拉松式”的谈判,差点就导致“退欧”的公投,以及至今仍未取消的资本管制,这一系列事件令很多希腊选民直呼“太折腾”。不少依然没有从痛苦的经济紧缩措施中解脱出来的希腊百姓坦言,后悔选择了这个“热血青年”当总理。尤戈斯说:“齐普拉斯和激进左翼联盟并没有真心把人民利益放在首位,当初的竞选纲领都是谎言,他们根本就与之前的两大党没有区别。”

当政坛新贵未能达到民众期待值时,很多希腊民众又再一次把目光投向老牌政党。据最新民调显示,希腊最大反对党新民主党以33%的支持率领先于只获得15.5%支持率的激进左翼联盟。希腊智库机构欧洲与外交政策基金会专家佐戈普鲁斯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齐普拉斯签署了不受希腊人民欢迎的第三轮援助协议,使大部分原本寄望改变现状的激进左翼联盟支持者感到十分失望。但他同时认为,援助协议是众多政党和政客合议的产物,仅凭齐普拉斯一人之力也难以为希腊带来新生机。

“银发族”取代“年轻人政治秀”

在英国,政坛“新陈代谢”风似乎已成“过去时”。2010年分别代表英国保守党和自民党组建联合政府、出任首相和副首相的卡梅伦和克莱格,加上当时来自保守党的财政大臣奥斯本,都是刚过40岁的精英,组成的也是英国政府最年轻的一届“班子”。同时,反对党工党领袖米利班德也和他们年纪相仿,让英国政坛难得一见地上演了一场“年轻人政治秀”。然而,时过境迁,2016年“脱欧”公投后,这些年轻的政治人物齐刷刷地离开政坛一线,有的甚至干脆退出政界。取而代之的是英国人习以为常的“银发族”——2016年上台的保守党首相特雷莎·梅(1956年10月生)和工党领袖科尔宾(1949年5月生)——在媒体聚光灯前周而复始地唇枪舌剑。

对于英国年轻一代从政者来说,机会显然还是有的。在6月的大选中,威尔士地区就选出年轻议员本·莱克,他今年只有24岁。新人莱克代表的并非是新党,而是1925年成立的威尔士民族党。能以微弱优势当选,让莱克也觉得有些意想不到,他说自己会尽力试试看,能否成为一名尽职尽责的国会议员。同样属于年轻一代政界代表的戴维森生于1978年,是英国执政保守党在苏格兰的领导人。在政界人气高涨的戴维森被称为“保守党的苏格兰女王”,与同性女友威尔逊的爱情故事也在坊间为人熟知。

在英国的近邻爱尔兰,新当选的总理瓦拉德卡1979年出生于都柏林,是一位印度移民的儿子。作为爱尔兰统一党的新领导人,他受到年轻人和少数族裔移民的欢迎。除了年轻之外,他和戴维森一样,早就大方地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情,让民众觉得这是一位很坦诚的领导人。6月19日,《环球时报》记者在伦敦首相府目睹了来访的瓦拉德卡与梅首相会晤后如何应对媒体各种带有“埋雷”性质的提问。这位年轻的总理看上去颇为稳重,回答如何管控两国边境、如何看英国“脱欧”等问题时滴水不漏。

为什么新政党、新政治家在欧洲集中出现?英国威尔士大学政府研究中心的教授劳拉·麦克里斯特认为,这意味着欧洲的民众已对传统的政治生活感到乏味,希望求得改变。多数人认为,能实现这一点首先需要选出没有旧式传统思维、心里没有太多政治包袱的年轻领导人。麦克里斯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年轻人过去总体上对大选热情不高,如英国的投票率一般只有六成,去投票的多是中老年人,选择对象也是和自己年龄相仿甚至更年长的人。但社交媒体使情况发生逆转,在欧洲,18到25岁的年轻选民通过各种资讯关注大选政治,并为改变自身生活和未来去投票。

麦克里斯特说,从卡梅伦到齐普拉斯,从马克龙到瓦拉德卡,民众选出这些年轻的政治领袖,关键还在于政策是否够吸引人,而不是年龄。当然,这些年轻人对政治利益、商业利益的迷恋没有老牌政治人物那样深。同样,老牌政党和老政治家适时作出调整,仍能在政坛掌握主动性。这次大选前,工党领袖科尔宾受到年轻选民欢迎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科尔宾从撒切尔夫人时代就担任议员,他这次赢得很多年轻选民的支持,主要是因为工党提出很多解决年轻人生活问题的措施,如减少学费开支、提高公立医疗水准等。

年纪轻是不是资历浅、没经验的代名词?麦克里斯特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不认同卡梅伦2015年宣布举行“脱欧”公投是因为年轻太草率的说法,而是迫于当时政局由内阁集体作出的决定。他强调的是,作为政府领导人,无论年长年轻,都需要始终保持清醒的思维,明白每一步都可能是历史性的选择。

发表评论

*

* (保密)

😉 😐 😡 😈 🙂 😯 🙁 🙄 😛 😳 😮 mrgreen.png 😆 💡 😀 👿 😥 😎 ➡ 😕 ❓ ❗

Ctrl+Enter 快捷回复

会员登录关闭

记住我 忘记密码

注册会员关闭

小提示: 您的密码会通过填写的"电子邮箱"发送给您.